当前位置: 主页 > 音乐 > 这里的民谣说:唯独昔时赤军过 一来一去很清静内容

这里的民谣说:唯独昔时赤军过 一来一去很清静

2019-08-03 06:59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綦江,是中央赤军长征在重庆独一颠末的处所。这里自古是川黔界限军事交通腹地,有“渝南流派”“黔蜀变,则綦江必先被兵”的说法。80多年前,赤军在这里一次短暂的过境,给本地黎民留下了永恒的赤色影象。

  记者再走长征路来到重庆市綦江区石壕镇。“綦江地处大娄山脉,山高林密、关口重重,是由黔入渝、由渝入黔的必经之地。”綦江区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平先容。

  “为了守卫遵义集会的胜利召开,红一军团先头军队一个团的军力,在遵义集会召开前就来到兵家必争之地——綦江羊角,把守瑶龙山下川黔接壤的旅店垭关口,监督川军动向。”陈平说。

  1935年1月21日,遵循中革军委20日公布的《关于渡江的作战打算》,红一军团大军队从贵州松坎镇出发,当全国午达到重庆綦江区石壕镇。当晚,一部门赤军留在石壕街上宿营,一部门驻扎在李汉坝一带。22日,军队开拔,进军赤水。“中央赤军过綦江只有短暂几天,像一次过境式的穿插,但具有紧张的战略意义。它形成了赤军主力直逼重庆的军事态势,乐成牵制了国民党部队,对遵义集会的召开起到了紧张守卫感化,也确保了中革军委经赤水北上渡江战略打算的完成。”綦江区委书记袁勤华说。

  “过此外部队,吓得心慌。共产党的兵好,对人很客套,我们不怕。”94岁的陆远贞婆婆回忆起赤军过石壕的情景,最让她触动的是赤军司务长的故事。

  赤军司务长是在綦江捐躯的5位赤军义士中的一位。昔时赤军过石壕镇,赤军司务长和两名后勤兵士,留下来查抄清点偿还借用老黎民的物品,并用银元兑换兵士们购置物品时付给群众的苏区纸币。尾随的国民党盐防军见赤军势单力薄,忽然发动袭击。司务长为了保护受伤的兵士突围,不幸落入盐防军之手。

  綦江博物馆馆长周铃曾深入挖掘过这段汗青。他告诉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,盐防军昔时用“踩杠子”“灌石灰水”“烧烙铁”等酷刑,诡计让司务长交接赤军的组织概况、行军路线、作战布置,以及他的姓名和职务,司务长一句话都不说。农夫赵兴伍见司务长奄奄一息,偷偷送去饭菜,并示意要喂给他吃。司务长怕牵连黎民,对峙不吃。

  “他怕牵连黎民,不吃老黎民送的饭;为了革命,不向仇人透露一点信息。他的初心就是为了人民,为了革命的末了胜利。”周铃动情地说,“人们不知道司务长叫什么名字,我想他的名字就叫‘赤军’。”

  一首本地老黎民传播的民谣,也活泼地解释着这份初心:石壕哪年不外兵,过兵黎民不安定。唯独昔时赤军过,一来一去很清静。不拿工具不拿钱,走时地下扫洁净。

  如今,石壕赤军义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松树间,赤军昔时住过的禹王庙成为石壕小学校园内的“活教材”。一代代綦江人,耳濡目染赤军故事,正在新期间的长征路上奋力前行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吴浩)

推荐阅读: